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痴痴的等 打印 E-mail
2012-08-03
Source: United Daily News

早期在已故亚洲影后林黛所主演的《蓝与黑》中,《痴痴的等》曾经家喻户晓,由街头唱到街尾,风行一时。料想不到,在今时今日,对柔佛州的昔加末文教团体、华团、华社以及非政府组织而言,“痴痴的等”,竟然成了他们首本哀曲,心中纵有千般不愿,唱了26年,还有得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在1986年柔州的昔加末华社及华团曾向当时参选昔加末州议席的林时清请命,提出复办日加末华文独中的意愿。而当年的柔州马华大红人林时清也猛拍胸口向当时的华社捎来好消息,说政府从善如流,答应在3个月内发出复办昔加末独中的准证。  

原本“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承诺成为华社百年树人宿愿的美事,不料左三天右三天历经26年“痴痴的等”的折腾,一桩美事变成了糗事,华社的满腔热血,近乎凝结成冰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是马华林时清当年向昔加末华社“信口开河”或“虚情假意”已不是课题,口口声声称代表国内华社的马华在诚信方面已“荡然无存”才是真正的危机。经过26年的“痴痴的等”,昔加末华社在“另有一滋味在心头”之余,对马华及至整个国阵政府,很难不“另眼相看”的了。

华文独中是大马教育的“奇花”,这“奇花”却很像中国的“梅花”,天气越冷它越不怕,越冷却越要开花。昔加末华社在1986年提出了复办华文独中的意愿,就是“越冷越要开花”的一种至死不渝情操啊!可惜,26年了,曾有的承诺,都迳自在昔加末的华人心中,挂成了片片迷惘。

站在“再穷也不可穷教育”的岭脉上细看复办昔加末华文独中胎死腹中,国内华社很难有广敞的胸怀要自己逆来顺受。在冷眼翻读似浮云虚虚幻幻的政治人物的承诺时,华社早已淡然,淡然一如平滩的坦坦荡荡,不见惊涛拍岸的创痕了。
既然在“痴痴的等”等了26年犹复办无望,昔加末的文教团体、华团以及非政府组织最后决定在申办大集会时把某方面“自肥其言”的糗事给抖出来,昭告全国的华社,“华教的路,何等坎坷呀!”
昔加末华社已改变策略,退而求其次,不求复办昔加末独中,这回,只要求申办巴株华仁独中昔日末分校,看来,痴痴的等了26年,已等怕了!
看来,昔日末华社还是得痴痴的等下去。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23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