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發展列車快過站 打印 E-mail
2012-05-11

新闻来源: (星洲日報/焦點評析:王寶欽)


歐洲、美國和日本,到底誰的問題比較嚴重?

表面看來,歐洲的病情最重,實際上,美日兩國更不樂觀。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布蘭查德(Olivier Blanchard)上週向法國《迴聲報》(Les Echos)表示,美國和日本的債務水平和歐元區一樣糟,甚或更糟,各國應致力於將債務對國內生產總值(GDP)比率控制在40%以下。

布蘭查德表示:“危機告訴我們,負債對國內生產總值比率很快就可以從60%升至100%。歐元區是這樣,但並非僅此一家。美國和日本在這方面情況一樣糟,甚至更糟。”

那麼,為何我們都在擔憂歐洲債台高築,卻不太在乎分別是全球最大和第三大經濟體的美國和日本倒債?

原因就在於美國和日本可以自掃門前雪,這兩個經濟巨人最有利的一點,就是他們擁有獨立的財經決 策權。一旦出現任何經濟危機惡化的消息,美元和日圓避險工具的特色馬上顯現,迅速吸引了不少投資者的扯購。然而,兩國貨幣買氣與經濟展望不成正比,只是證 明了市場上的安全選項不多。

相比下,當初歐元區國家為求加快推出統一貨幣,而放寬了許多政策。在共享不少好處後,歐元區國家開始面對利用相同貨幣綑綁實力不一經濟體的惡果。

不過,歐洲絕非毫無能力自救。整體而言,歐元區公共部門總債務相對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百分比低於美國。投資者不放心歐洲,主要是成員國無法就如何分擔危機造成的損失達成共識,使得歐洲無法採取必要、果斷的措施。

歐洲剛剛完成了4場選舉,歐洲政治版圖因此改寫,也牽動了市場敏感神經,投資者擔憂選舉結果將 影響歐元區的緊縮政策。無論政府是誰,歐元區成員國應該明白一個道理,向誰求助也好,都不是長遠之計。葡萄牙、意大利、愛爾蘭、希臘和西班牙 (PIIGS)以至其他歐元區成員應該明白的是,外來援助只是短期的,一如廣東俗語說的“長貧難顧”,這句話雖然殘忍,卻是事實。

其實,說到底,歐洲、美國和日本經濟都一樣,只是看誰苟延殘喘的比較久。如果這些經濟體無意調 整產生問題的經濟結構,危機不會解決,只是展延而已。沒有這場全球金融危機,歐美日依然過著“當一日和尚、敲一日鐘”的生活。看看日本經濟,失落十年過後 繼續十年失落,即使面對百年難見的金融海嘯,政府推出的政策依然換湯不換藥,毫無改革經濟結構的意願。

歐洲、美國和日本都是大馬的鏡子;歐美追求享樂、日本拒絕改革,到頭來需要看發展中國家的臉 色。看回大馬,公務員繼續加薪、貪污依然嚴重、效率依然低落、朋黨糾葛難解,問題實在多不勝數,即使馬上推出解決方案也非短期可以見效,然而權力、能力、 資源兼備的當局,卻始終不願果斷解決問題,拖拖拉拉的態度令人感覺不耐煩。

歐美日的底蘊深厚,雖然問題重重,卻依然是全球經濟列強;大馬呢,所有計劃依然處於計劃階段,改革措施始終牛步不前。說到底,全球經濟發展列車從來不會為誰停步,歐美日現在是自願下車,大馬卻連車也從未搭上。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13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