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聯合國:大馬經濟減速至4.5% 打印 E-mail
2012-05-11
新闻来源:(星洲日報/財經)


(吉隆坡10日訊)聯合國亞太經濟社會委員會(UNESCAP)表示,私人開銷和投資將是今年大馬經濟成長動力來源,但礙於外圍需求放緩重創出口,料2012年大馬經濟成長將放緩至4.5%。

大馬回教金融教育國際中心(INCEIF)教授拿督阿里夫指出,領先經濟數據已顯示出大馬整體經濟正逐漸喪失成長動能,預計今年整體成長將有所減緩。

“法國和希臘大選結果增添歐債危機風險,美國和日本經濟雖有所起色,但全球經濟成長今年料走低至3.3%,而大馬製造業成長將隨外圍需求減少而走緩,拖累國內經濟成長表現。”


私人消費投資推動成長

他補充,私人消費和投資將成為國內經濟成長推力,整體表現料相對穩定,主要是政府為解決財政赤字問題將削減公共開銷。

大馬2011年經濟成長從2010年的7.2%放緩至5.1%,主要是基於強勁國際聯繫,日本地震和泰國水災對供應鏈干擾、全球經濟前景惡化衝擊製造業和出口。

大馬通膨
區域最低

至於通膨方面,阿里夫表示,雖然2011年大馬通膨從前年的1.7%增至3.2%,但整體通膨仍是區域最低,預見今年通膨率將回落至2.6%。

與此同時,ESCAP今日公佈的亞太經濟與社會調查顯示,政府祭出改革和轉型措施來提高競爭 力,並放眼在2020年達到高收入國目標,但國民貧富差距仍是大馬走向高收入國的主要挑戰“當務之急解決教育不均和不同領域的薪酬差距,以及社會保障計劃 也需更集中針對解決貧困問題。”

僱主或聘外勞減成本
最低薪金制雙面刃

阿里夫指出,大馬勞工成本是區域最低之一,主要是政府為保經濟競爭力,透過抑制薪金成長,最終導致整體國民薪金漲不上去。

“政府落實最低薪金制乃雙面刃,雖可提昇社會保障制度,改善低收入群的生活,但該制度卻未將外勞納入其中,雇主可能因成本考量,最終棄本地勞工,選擇廉價外勞,令整體失業率上漲。”

忽略各州生活成本

他補充,政府為半島和東馬制定不同的最低薪金標準,但卻忽略了各州的生活成本不一,沙巴和砂拉越生活成本甚至較部份西馬州屬為高,因此如何能確保相關政策將保障低收入群體。

此外,調查指出,除政策變化外,政府也需對公共開銷進行重組,以為特殊政策進行融資,並逐步減少針對性效益不大的津貼機制。

阿里夫認為,雖然大馬政府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近54%,整體情況仍未失控,國家並不會陷入破產邊緣,但若政府不削減開支,放任現有趨勢發展,債務佔G D P比重可能突破100%大關。

“大馬財政缺乏規劃,預算案已多年未見盈餘,而稅收也依賴石油收入,整體營運開銷卻持續走高,可能出現入不敷出情況,是時候政府關注並採取特定步驟對資產負債表進行調整。”

他說,為平衡政府資產負債表,減少對石油收入的依賴,甚至對公共開銷架構進行重整,同時儘快落實消費稅(GST)強化收入,畢竟相關措施需時推進。

亞太區是經濟定海針

曼谷UNESCAP宏觀經濟政策與發展部經濟事務官奧利弗伯汀森表示,基於發達市場出口需求放緩及資本成本上升,亞太地區經濟將持續放緩,但仍是全球經濟穩定性的靠山(Anchor)。

調查指出,歐債危機、美國經濟前景不明朗、高資本成本與部份發達經濟體寬鬆貨幣政策,將導致區 域傳統出口市場需求減弱,從而促使區域經濟走緩。其中,區域發達經濟體經濟成長率將從去年的7%減速至6.5%,但經濟成長放緩將有利於拉低亞太地區通膨 水平從2011年的6.1%走跌至4.8%。”

但他認為,儘管經濟成長有所放緩,但亞太區域仍是全球經濟成長最快速的地區,將繼續扮演穩定全球經濟和新成長動力角色,其中中國經濟增速料從2011年的9.2%減緩至8.6%,而印度成長速度料從去年的6.9%加速至7.5%。

至於東南亞方面,雖然區域國家將受全球經濟放緩拖累,但區域成長將因泰國強勁復甦有所拉提,微幅成長至5.2%。

東亞東北亞成長減至7.1%

東亞和東北亞經濟成長將從2011年的7.6%減低至7.1%,北亞和中亞經濟增長則料在高能源價格支撐下,些微放緩至4.3%,南和西南亞經濟成長將萎縮至5.8%,主要受通膨壓力打擊緊縮貨幣政策。

此外,調查稱,亞太地區將面對原產品價格波動及價格上漲趨勢挑戰,而原產品價格居高不下和起伏不定可能成為全球經濟的新常態。

“同時,區域另一重點在於如何讓經濟增長更具包容性,特別是區域社會進程已受到收入不均嚴重打擊,因區域現有超過10億人無法在正式領域取得工作機會,而青年失業率也居高不下。不過,好在許多國家仍有空間採取振興措施和平衡成長來解決相關問題。”

奧利弗透露,基於亞太地區將繼續面對外圍環境挑戰,因此2012年研究主要集中在幫助他們走出起伏不定局勢,並為區域穩定共享財富之路提供有價值的工具。”

“今年的研究強調亞太地區的關鍵政策挑戰和選擇,其中包括成長與通膨管理取得平衡、採用貨幣政策以外的抗通膨措施、應對資金流和匯率動盪,以及透過鼓勵內需來解決失業率上升問題,同時強化為成長和產能引擎,改善工作環境和收入差距。”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16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