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和丘光耀說點道理 打印 E-mail
2012-03-07
Source: (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總編輯)



要和丘光耀談道理,不能說是對牛彈琴,而應該說,很大可能是徒勞無功。

但是,我覺得文明人之間,還是應該說些道理,而不是丟髒話,硬拗和使用暴力語言。

何況,他掛起博士稱號,我必須尊重這個代表了文明的頭銜。

當然,我可以不點名丘光耀,而用“某反對黨X名嘴”,然後,看誰來對號入座;就好像丘光耀罵記者“援交”,然後說,他沒有指名是華文報記者,如果誰承認,就是對號入座。


這是一種邏輯悖論,拿來和小孩玩遊戲還可以;但是,要用到論壇上,就難登大雅之堂。

就事論事,大家講道理,就別玩捉迷藏的邏輯。

之後,他說他因為說了真話而引起風波,表示“道歉”。

丘先生太委屈了;如果是說真話,哪怕是風波,即便是引發風暴和海嘯,只要是事實,也無須道歉。

公共課題的辯論,不是演相聲,也非唱雙簧,更不是逗人開心;所以,不必腦筋急轉彎。

況且,只怕那不是事實,也沒有說真話。

丘光耀指很多地方記者和國陣“援交”,食兩家茶禮,甘願淪為地方領袖的鎗手。

“援交”二字,日本人用得很傳神,把性交易去道德化;不過,不管多麼文雅,本質還是性交易,或是賣春。

把“援交”二字,用在新聞界,是用斯文的字眼,作羞辱的意圖。

如果真的有很多記者和政黨有不正當的利益輸送,我倒是欣賞這種形容對比,也要感謝丘光耀的提醒。

但是,在行內二十幾年的經驗,我可以告訴丘光耀,這種事件,是很大的禁忌,絕對不被允許。

譬如在星洲日報,新聞從業人員如果收受任何一方,包括政黨的好處,例如拿紅包或其它利益,就要面對紀律行動,包括被要求解釋,一旦證實,甚至要被開除。

這是要維持新聞專業的公正和客觀原則。

但是,如果記者和政黨人士,不管是執政黨或反對黨,維持正常的關係,包括建立溝通管道,以及彼此有交情,能夠帶來得到訊息的便利,那是採訪,不是援交。

我們不能否認可能會有害群之馬,但是,只要丘光耀能夠提供資料和證據,相信各報都會正面看待,積極處理。

不過,如果這是基於偏見而作出的指控,我們就必須澄清說明,也要丘光耀表現說話要負責任的態度。

新生代的從政者,無須一再扮演被逼害的角色,連媒體也被想像成為逼害者,來爭取同情。

這種政治表演術,不會幫助個人成長,也不會使政黨更加強大。

我倒是欣賞林吉祥、曾敏興、卡巴星,以及林冠英等成熟領袖的真誠和腳踏實地,不說假話,不扮可憐,也不自我膨脹;丘光耀等,應該向行動黨前輩們學習。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14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