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千错万错,自己没错 打印 E-mail
2009-02-10
杨善勇 (Malaysiakini)

najib pc on bn takeover of perak state with 4 aduns 050209你还记得卡耐基的成名之作《人性的弱点》开头那个故事吗?1931年5月7日,纽约市民看到一桩史无前例,骇人听闻的围捕格斗:凶手是个烟酒不沾,有“双枪”之称的超级大罪犯克劳雷:他被包围,陷落在西末街,情妇的公寓。

长话短说,总之,动员了150警方人员,终于捉到克劳雷。可是,克劳雷认为自己又是何等的一个人呢?卡耐基叙述,克劳雷被捕前写了一封公开的信,自圆其说:“在我衣服里面,是一颗疲惫的心――那是仁慈的,一颗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心。”

这当然是罪犯个人的一面之词。此事不久之前,克劳雷驾着汽车在长岛一条公路跟一个女伴调情。那时突然走来一个警察查看他的驾驶执照;“克劳雷不说一句话,拔出他的手枪,就朝那警察连开数枪,那警察终于倒地而死”。

人都对自己没有一丝责备

接着克劳雷从汽车里跳了出来,捡起那警察手枪时,又朝地上这具尸体放了一枪。这就是克劳雷口中“衣服里面,是一颗疲惫的心――是仁慈的,一颗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心”。

卡耐基在书里昭示的涵义再浅显不过,天下人性共有的最大弱点就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丝的责备”。 我们都严以律人,宽以待己;千错万错,自己没错。有问题的,全是别人。

许月凤手说行动党不要她

najib pc on bn takeover of perak state with 4 aduns 050209 06幸或不幸,许月凤背弃民行党的过程,显见了同样的人性弊病。2月7日报道翔实,诚信相随的《星洲日报》引述了许月凤的话说,“她不是为报復而离开行动党,而是行动党不要她,使她不得不离开”。

所谓“行动党不要她”,意思是说,民行党秘书长林冠英早前所说的那句话“州议员失联24小时不现身就等於自动辞职”,令她觉得党既然不要她;因为这样,她反问道:她能不离开吗?

无论如何,她说明她在党內面对的问题累积很久;自己也绝对不是因为没有获得更换新官车离开。不过,她借用霹州社青团执行主任蔡伟坤的口,透露了她自己在党內已没有希望了,为甚么还不离开?

是耶非耶,暂且不必理会,总之,那只是许月凤个人提出的版本和说法。我们当然可以因此质问,不管民行党还要不要她,难道就此离开了,她从今以后的前途、事业和抱负就从此一片光明吗?

秘书长似乎不否认排挤

kuala terengganu by election 110109 guan eng hadi stern looking民行党反击的言论呢,当然恰好相反。林冠英为此大发雷霆:“党给你一个家,你可以给1千或1万个理由不要这个家,但即使你不要这个家,你可以不要孩子,不管孩子吗(人民)?”

林冠英认为,“对党不忠是一回事,对人民不忠则是最大的罪恶”;这些说法并非完全没有道理,然则,按此推论,秘书长如今似乎也没有否认“行动党不要她”这件事的可能存在。

擅争取却欠分配艺术

这个,才是往后的问题。308后民联形势眼前大好之厚,我党以后的候选人,自是争先恐后而来。只有党龄优势,欠缺资历的许月凤将会顺之出局,不但自可理解;而且类似许月凤的情况相信还有很多,如何安抚,备考功夫。

擅长争取的民行党领导,欠缺的正是这么一套公允的分配艺术。这不是许月凤单独面对的恐惧,同时也是很多党内非主流议员的际遇。一经人性的考验,民联怎么不会兵败如山倒?

许月凤非结束的句点


如今许月凤只是排在第一的一只领头羊,不是结束的句点。“对自己所作所为没有一丝责备”的选民和领导都不要继续冲动,只顾着对准许月凤一个人开枪。请大家告诉大家,留点余力和恶毒的文句,处理接下来背叛后一桌子的杯盘狼藉。

到了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听到更多跳槽者的经典辩护,总不忘义正词严地向选民强调本身的无辜,“在我衣服里面,是一颗疲惫的心――那是仁慈的,一颗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心”。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12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