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一个老师的姿态 打印 E-mail
2009-01-18
植建成 (Malaysiakini)

新纪元学院风波上演了半年,我听到最多的评论,就是:“两边都不要吵了!难道你们要让亲者痛、仇者快吗?都闭嘴!结束这闹剧吧”。

有人这么说,并不意外,因为这种说法最安全,你不需要了解事情的全貎,又可以道貎岸然地下一个一知半解、似是而非的结论。

但是,事实是这样吗?

独立成章的精简小品

还好,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史诗悲剧中,突发了一件可以独立成章的事件,像一篇精简的小品,让新观众可以半场入席,去窥探这个故事人物的脸谱,看到更多真相。

情节很简单:某机构主席在讲台上挨了一记冷拳,施袭者逃逸,这名青年后来身份曝光,就是去年毕业的校友,两天后,青年在父母和律师陪伴下自首。而教导过她的孙春美老师,在同一天也写了一封公开信,名为《给社会大众的一封信》,坦承青年在事后曾连络她,自认一时冲动,并愿意道歉。老师情深意重,希望大众给这位同学一个喘息的空间。

接学生电话就要坐牢10年?

眼 看风波就快平息了,但没想到就在这时,有人竟指责孙老师包庇嫌犯、通过媒体渲染、制造舆论压力,恐触犯了两宗要坐牢10年的大罪!哗!?就因为接了学生打 了一通电话,而两天后学生自首了,这也算是包庇嫌犯?那青年的父母,也算包庇嫌犯啰?还有那些可能和嫌犯接触过,而又接不成案子的律师们,是否应该第一时 间去报警,否则也算包庇嫌犯?

好吧,假如这也算是包庇的话,那几个月前,曾有人宣称:“2003年一笔1200万令吉的款项中,有930万令吉不知去向”。喂,930万元可以让雪州买70辆Camry咧!知情者报警了吗?讲出这句话的仁兄,如果过了6年都不报案,那不更加是“包庇嫌犯”了吗?

老师为学生讲话竟算恐吓?


老师为犯事的学生讲两句人话,也算是制造舆论压力、恐吓证人?那转述或认同孙老师话的人,是不是也是共犯了?而影响力比孙春美大得多的《南洋商报》的社论,还说孙老师“完全流露一位师长对学生的真挚关怀”呢,那是不是也有助长舆论之嫌?

孙老师信如暖流沁人心扉


撇开这些杂音不说,其实孙老师的一封信,短短几行文字,在最近一片文告满天飞的陈腔滥调中,是一股沁人心扉的暖流。

她的文字,没有宫廷阴森的诡计,也没有咄咄逼人的攻讦,有的只有内心的痛苦挣扎,因为自己的学生犯事,她处在法理和人情的拉扯之间,真的,就像南洋社论所说──流露对学生的真挚关怀。

为师者理当扶持落难学生


在孙老师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孔子所谓的有教无类,她不会因为学生是一个罪人,而放弃指导他;我们也看到孟子所说的恻隐之心,因为当一个孩子落难时,她还伸手拉他一把。她做不到像文化大革命时代时,老师背弃学生、儿子出卖父亲、兄弟背叛手足那样地冷血批斗。

孙老师看到学生踏出自首的那一步,心中应该感到一丝欣慰吧?因为要担起自己犯错的责任,也是一种学习,虽然这是代价高昂的一课,但至少他勇于面对,这要比那些一直回避对自己不利场合的长辈,更有担当。

在一个仁爱的师长眼里,孩子永远是孩子。你会因为你的孩子或学生犯法了,而不叫他是“孩子”,改叫他是“嫌犯”吗?孙春美不是大人物,但疾风知劲草,她维持她应有的姿态,闪动着人性的光芒,虽然微弱,但在黑暗的角落里,却非常耀眼。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16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