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大哥”案第一证人 郭爸爸:凭记忆作供 打印 E-mail
2009-01-14
iudneditor

(诗巫13日讯)“大哥”案第一证人郭爸爸今早首度接受辩方律师蔡小炜盘问,大部份答案都是“不同意”、“不清楚”以及“不记得”。

蔡小炜假设证人在去年10月16日开始出庭供证的一切供词,都是凭据记忆,并没有将经过记录下来,证人表示确是。接着下来,蔡小炜就问证人于上星期一的早餐吃什么?证人说大多数吃干盘面。

证人也坦承,之前他出庭所作的一切供词,并没有与家人商量,完全是根据自己对案发当时的回忆。

证人回答辩方的问题时指出,他不清楚大儿子“AH HUA”是否与案中第一被告“猴子”是否为同学,他只知道2007年2月7日早上7时至8时,当“AH LEK”、“MATTEW”、“TUO TAO”、“AH DA”载着儿子到家时,他才认识这些人。而其中“MATTEW”的阿姨是证人的大嫂。

证人说,他不清楚大儿子所认识的这些朋友,也不懂他们之间是否有生意上的往来,例如辩方律师所提及的售酒与经营煤气生意,只知道儿子是向他们购买“万字”。

当蔡小炜询问他是否“AHHUA”曾经因为欠债逃离诗巫,证人表示不知道。但他承认其儿子的确曾在古晋居住一年,之后结婚返回诗巫。

 

******

辩方假设性问题 考验郭爸爸记忆

(本报诗巫13日讯)“大哥”案辩方律师蔡小炜今日一直以假设性问题旁敲推测,考验首名证人郭爸爸的记忆。

蔡小炜在地庭盘问证人,如果当天其大儿子“AH HUA”在接获电话欲离开前向他交代是去找“AH LEK”,是否属正常?证人起初的回答是:“儿子没有告诉我。”但经过律师一直强调是假设性问题,证人回答:“是,很正常。”

证人说,当天大儿子离开时的举止属正常,但是当儿子彻夜未归时,他开始担心害怕,一直打电话给儿子达10次以上。

证人说,大儿子确实常常夜归,但并没有彻夜无归的情况,所以当日大儿子没有返家,他就觉得事情不对劲。

证人表示,2007年2月7日早上7时至8时,当“AHLEK”等人带着大儿子到家时,其太太及媳妇都在,“AH LEK”告诉他其大儿子欠他以及老板的债款未还。

此时,蔡小炜提醒他何以在当时出庭供词时没有提及“AHLEK”有说过其大儿子欠钱?证人回答:“当时我一时忘记说漏了,其实AH LEK还补充表示儿子还欠他老板的债务。”

为此,蔡小炜给证人一个机会补充供词,唯证人似乎不明白律师的建议。几番折腾,证人还要求律师再重复一遍。
最后,证人向法庭要求休息15分钟,再继续接受盘问。

 

******

郭爸爸:担心儿子安危 不敢冒然报警

(本报诗巫13日讯)蔡小炜律师三番四次盘问证人,何以在案发当时感到担心害怕,受到所谓恐吓之际却没有报警,证人表示,他担心大儿子在被告手上,报警恐对对儿子不利,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当律师进一步询问证人,既然一直说“AH LEK”恐吓要杀死其全家,他也感到害怕,为何不采取报案做法?证人表示有!律师再追问他何时?证人却说忘记了!

蔡小炜反问他是否同意其说法,即证人并没有去报案?证人不同意。于是,蔡氏反问他到底报案几次?证人又说忘记。

蔡小炜假设性提说,“AH LEK”并没有出言恐吓,或许当时只是音量提高,语气粗鲁,唯遭证人否定,表示不同意这种假设性说法,因他认为当时“AH LEK”的态度很认真。

律师又发问,如果证人欠银行的钱,是否会收到银行寄来的催缴信件,且内容很直接,证人同意是会收到。蔡小纬突然问了一句话:“倘若这些所欠的钱,是用来买鲍鱼以及酒呢?”证人:“我不同意。”

蔡氏引用证人之前表示看到大儿子被带回家时脸色苍白,似乎很累,问说是否曾经喝醉酒?证人说没有,当时大儿子已经遭被告捉住。

 

******

郭爸爸:被告上门 非商讨债务摊还

(本报诗巫13日讯)第一名证人郭爸爸否认辩方律师蔡小炜所言,即被告登门造访旨在与证人家人商讨如何摊还“AH HUA”所欠的债务。

证人说,被告们前往他家不是要商讨,而是向他拿钱,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蔡小炜同时提及三道问题,分别“其实由始至终没有人跟你提起这些钱是欠AH LEK及老板”、“有提到数目是8万令吉”、“AH HUA也同意这个数目是正确的”,证人皆以“不同意”作为回答。

律师又问到:“那就是AH HUA有欠钱?”证人答:“我不知道。”接着,蔡小炜一连串问了数道有关欠债的问题,证人表示他有还钱,但只还了一点。

证人说,当这些人到他家向他要钱时,他没有问起理由,因为心中觉得畏惧。蔡小炜就表示:“当时你没有提问是否因为AH LEK有讲起,而你大儿子也证实有欠债?”证人的答案还是一样:“我不同意。”

蔡小炜提到,2007年2月7日,证人与4名被告在巴拉路一餐厅会面,之后又在咖啡店碰面,当时证人方知道大儿子欠了“AH BAO”太太很多钱,并叫“AHLEK”游说后者退还一部份金钱,以便有钱摊还给“AH LEK”。这项假设性问题遭证人否认,表示没有这回事。

对于蔡律师提及的“AHHUA有告诉他欲去收债以摊还欠AH LEK的钱”、“AH HUA说AH LEK会帮助他去收账”、“AH HUA被允许回家吃饭冲凉”等问题,证人都表示没有这回事。
 

 

******

辩方律师质疑没交钱 第一证人:有交钱

(本报诗巫13日讯)对于第一证人郭爸爸今早供称曾去银行提款还钱予案中数名被告,唯忘记次数;今午又表示其没有银行储蓄户口,令辩方律师质疑,以假设性结论证人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有交钱给被告。

但是,证人肯定表示确有交钱。他说,他的2万9000令吉储蓄是置放在家中房间,而非银行。为此,蔡小炜律师反驳他,其今早刚说于2007年2月7日至11日期间曾去银行提款,今午又说没有。证人回答说:“是我女儿去银行提钱,而他也有约1万令吉……”

在接受辩方律师的盘问时,证人指出,他于前年2月8日前往巴拉路一餐厅交钱予对方,当时并没有注意店内是否有人,因为心很乱,同时亦无留意是否有人挥动武器。他坦承并没有看到大儿子有遭手铐铐住。

“翌日我带着7千令吉再往上述餐厅后面的咖啡店交钱,这些钱是来自我的储蓄、女儿以及太太兄弟姐妹。”

但是,蔡律师提出其实证人并没有交钱给这些人,证人表示不同意这种说法。

证人还说,他于第三天即前年2月10日晚上7时至8时,还拿了2000令吉交给一个名为“AHDA”的男子。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23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