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大道公司单赢,政府输家” 打印 E-mail
2009-01-11
行动党将成立“大道归还小组”

(吉隆坡11日讯)国内22条大道私营化合约自解密以来,引发了各造的微言之余,更对政府何以签下“大道公司单赢,政府输家”的合约感到纳闷。

依据多份热门大道合约(南北大道、白蒲大道、槟城大桥和莎阿南大道等)的终止合约赔偿条款,无论是政府还是大道公司率先违约,或任何一方提出提早终止合约,政府还是必须作出绝对赔偿的“输家”,顿时引起哗然,不过在朝或在野的政党代表在查阅了大道合约内容后,都认为合约对政府造成不利。

成立大道归还小组

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更表示,行动党将成立“大道归还小组”,并拟定一份报告要求政府对大道公司施加压力以调低过路费,若大道公司拒绝,就使用合约权力购回大道,以公众利益为重来国营化大道公司。

即使代表在朝的马青法律事务及国会法令研讨专案局主任王乃志也客观的说,政府对大道公司作出赔偿的方式不合理,使到大道合约出现只有“大道单赢”局面”,而非双赢。

多种情况下需赔偿

纵观大部分合约,政府在多种情况下需作出赔偿,例如:即使大道营收高过当初所预计,惟年度车流量却跟不上预定的车流量、若政府截止大道公司依据大道收费涨幅图表调高过路费而被视为违约、大道公司不善经营招致亏损,经济成长放缓等外围影响,承担大道承建费用自不在话下,大道公司的银行贷款、股东的商业贷款、每年12%贷款利息、未来盈亏计算等债务,也是归到政府的身上。

以槟城大桥特许经营合约为例,该份是由政府于1993年9月30日与Mekar Idaman有限公司所签,无论是政府还是大道公司无法履行合约条款、经营或管理不当,而被政府终止合约都必须由政府单方承担,粗略估计赔偿金可达数十亿之多。

收入不达标也赔偿

至于盈利条款方面,政府不但同意给予绝对的路费收入,同时也愿意当大道公司年度实际收入低于预定数额时,作出金额赔偿或是以免息资助贷款和延长大道特许经营期作出替代方案。

此外,大部分的大道合约内含预计数据图表,如每年车流量预计、年度收费站收入预计、大道经营期总收入预计、大道收费涨幅图表等。日后一切营收数额都必须依照上述每一个预计成长,如任何一个成长是低于图表所预计的话,政府就必须根据订下的赔偿计算方程式,经过计算再作赔偿。

事实上,政府曾多次以不堪人民面对路费调高的痛苦,数次阻止一些热门大道公司调涨过路费,而代价就是政府承担赔偿或以延长大道特许经营期作出补偿,这可说是政府不但赔了夫人也折兵,人民也必须面对更长的路费负担。

大道收费何时结束?

因此,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也认为,政府每次顺从人民抗议调高过路费的意愿时便向大道公司做出赔偿,甚至以延长经营期抵消赔偿。换言之,人民即延长背负过路费的艰辛日子,何况,每签一份附加合约就延长一次,如此下去大道收费几时才会结束?这个答案只有天知道。另一方面,虽说政府当初是为了减低政府负担和提升道路架构素质,而选择贯彻私营化概念,出让大道允许私人企业在特定的经营期内赚取过路费,但许多大道合约后发现,部分大道并不完全由大道公司斥资兴建,反而是政府拨出数亿令吉领养部分路段,或提供免息贷款予后者筹集经费兴建大道。

例如芙蓉至隆市必经的新街场大道,该大道合约内阐明政府答允代大道公司缴付1亿8000万令吉征地成本,以作为该大道公司愿意接管有关大道的交换条件。而芙蓉波德申大道(SRPD)于2006年前因一度经营失败面临亏损之际,政府也不惜注资1亿4200万令吉于该大道继续营运。

乖离私营化的宗旨

以上述的个案而言,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兼执业律师的张念群也认为,这是乖离了政府所提倡私营化宗旨和概念,不但无法减低政府支付费用,反而更耗损从人民身上征取的公帑。

尽管在大道合约解密后恶评如潮,而大道管理公司方面也曾发言为本身自辩,如商业贷款利息过高、长期的摊还贷款压力、车流量起伏不定、庞大建筑和征地费、道路保养与修复费、庞大营运费用等,都会减低大道公司的营运收益,惟该公司却不否认部分大道确实年年皆赚钱的事实。

以估计政府和商业的中立角度而言,大道公司或因为大道兴建费用庞大,因此在商言商都必须争取绝对的保障以防止日后可能面临额亏损。然而,政府一方则可能不想独力承担道路兴建费拖慢国家发展,而尝试私营化措施让私人企业领养道路,为政府分担庞大的国家发展费用。

不过,当私人企业为商业盈利争取保障,以及政府为了加快发展出让大道时,也是否曾站在人民的立场考虑民众的利益。年复年的路费调涨,每次签署附加合约延长大道特许经营期,又会为人民带来何等无止境的负担和痛苦呢?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25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