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砂人民党抨击砂国阵宰制欺凌 打印 E-mail
2008-10-28

恫言若不改善“将有更好选择”

Malaysiakini


继马华卸任总会长黄家定抨击巫统未在国阵贯彻“分享政权”精神后,作为国阵成员党之一的砂拉越人民党(简称砂人民党,PRS)领袖也发出同样的论调,抨击巫统和砂拉越土著保守联合党(简称土保党,PBB)“过于宰制”,欺凌其他国阵的小党。

砂人民党宣传主任巴津打敏达(Beginda Minda)甚至暗示,基于后308大选的政治局势,如果这种情况继续的话,砂人民党显然应该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抨国阵领导层欺负弱小成员


巴津打敏达在今日发给《当今大马》的一份文告中表示,这种一党宰制的情况,让公众产生不良的印象,同时伤害国阵内部关系。

taib mahmud and sarawak new state assembly building“我认为,在砂拉越,砂人民党作为国阵的一分子,无论在州属和联邦层次上,都所谓的‘国阵领导层’所欺负。”

他解释说,在砂拉越,国阵这样的政治系统已经在该州产生一个政治实体,并且只有一个主宰的政党,即土保党所领导的砂州政府。

宛如校园恶霸欺负弱小同学

巴津打敏达不客气地形容砂州国阵的情况为,“我们砂人民党仿佛还在恶质的学校环境那样,弱小的学生被其他的高年级学生欺负那样。”

他友善地“警告”说,“过去,只有国阵才能够提供这个国家领导。但经过2008年3月之后,砂人民党显然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土保党在砂州国阵独霸专横


土保党主席泰益玛目(Abdul Taib Mahmud)也是砂拉越国阵的主席,他已经担任砂拉越首席部长长达27年。

他长久以来被视为砂拉越最有权势的人物;在党内,他也以不留情排除异己的做法著称。

“正如在国家层次,人们认为巫统过于主宰;在砂拉越,人们同样认为主宰的土保党对其它较小的政党,如砂人民党,也同样采取同样作风。”

mca agm 181008 abdullah ka ting walking黄家定在10月18日马华第55届代表大会上以马来语发表政策演词时,分析国阵在308大选中大量流失选票的种种主因,其中一个被认为不妥和必需纠正的现象是国阵一路来强调“分享政权”,但人民得到的印象是此原则并没有公平有效地推行。

面对黄家定指国阵并未贯彻分享政权理念的批评,首相阿都拉当天立即做出反驳,声称所有国阵成员党都是平等伙伴,巫统从来不曾欺凌任何成员党。

2006年砂人民党州席被窃取


巴津打敏达更举出两宗事件说明巫统和土保党如何欺负砂人民党。首先,在2006年砂州选举当中,国阵一个成员党“被允许”窃取砂人民党的席位。

“无论是联邦国阵或砂州国阵都没有插手阻止一个成员党干涉其他成员党的事务。当国阵有必要采取有效行动时,它在哪里呢?国阵仿佛对砂拉越国阵内部纠纷闭上了眼睛。让问题继续恶化,它的做法宛如恶霸,而非一个解决问题的人。”

土保党干涉该党候选人挑选


第二宗事件发生在今年3月大选,砂人民党两名候选人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被拒绝参选。

巴津打敏达质问道,土保党为何有权决定砂人民党的候选人。

“国阵难道没有这样的原则,让每个成员党都应该有自由来各行其是,选择自己的候选人?这难道不是一件宰制和欺凌的案例吗?”

“如此一来,砂人民党陷入了两难。它只有两个选择:砂人民党可以拒绝替换候选人,后者接受它。拒绝替换人选,则它将面对对国阵不忠的指责,一项严重的政治过失。这种做法将让砂人民党领导人面对巨大压力,同时让国阵疏离这个政党。”

砂人民党拥有6个国会议席


“这样的事件对砂人民党造成重大的打击。引用黄家定的话,土保党作为砂州国阵的一员,它‘过于宰制’。”

尽管砂州国阵的这些内部纠纷,不过在今年大选,它仍成功赢得州内的30个国会议席,仅丢失古晋市一个议席于民主行动党。在30个国席中,土保党占14席,人联党占6席,砂民进党占4席,砂人民党占6席。

james jemut masing砂人民党的现任领导人是詹姆斯马兴(James Masing,左图),他也是该党的创党主席。他在砂州政府担任土地发展部长。

joseph entulu

砂人民党在国会拥有6个国会议员。该党副主席佐瑟恩杜鲁(Joseph Entulu)在中央政府担任乡村与区域发展部副部长。

设立机制避免欺凌事件重演


他要求国阵设立机制,保护其成员党不被他党予取予求,无论其借口是什么。

“巫统和土保党可以强大,但是它们不能如此宰制以致可以公然‘干涉’其他成员党的内部事务。”

暗示若独霸维持将出现分裂


巴津打敏达重申,国阵领导层必须是公正的,砂人民党的主权必须获得维护。

“这个政党的决策,例如候选人的提名,必须受到尊重。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它将导致边缘开始分离,最终蔓延到核心。”

他也呼吁国阵必须重新建设、重新振兴,和重新成长。

“国阵的机制已经僵化,无法有效回应成员党,以及国家整体的需求。它所透露的讯息是,这种宰制的情况必须加以纠正,必须找到途径来复兴其他的国阵成员党,以便激活国阵机制,更有效地回应人民的需求。”

巴津打敏达提醒国阵高层领导人,国阵必须认清现有的政治现实,走出否认症候群。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189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