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内政部澄清没捉瓦塔6岁幼女 打印 E-mail
2008-10-25
当今大马记者



hindraf kajang magistrate 241008 vwaishhnnavi昨日因前往首相署提呈备忘录,促请释放内安法令扣留者而遭警方逮捕的10名兴权会支持者已在今早被控上庭。

警方在下午已成功向推事庭取得批准延扣他们3天。

另一方面,兴权会主席瓦塔慕迪的妻子珊蒂(K Shanti),以及其6岁大女儿娃斯哈娜维(P Vwaishhnnavi,左图)则已经在较早时获释。这批兴权会支持者昨晚皆被扣在布城警区总部长达一晚。

瓦塔慕迪目前流亡在英国,至于5名主要的兴权会领袖,则已被政府援引内安法令扣留在霹雳州甘文丁扣留营长达2年。

内政部澄清昨晚即释瓦塔妻子

虽然瓦塔慕迪的妻女在昨晚深夜获得释放,但他们却拒绝离开警局,不肯离弃其他未被释放的兴权会成员。

内政部今午也罕有地发表文告说,珊蒂被带往布城警区总部录口供,因为她“涉及参加在社团法令第48条款下被查禁的非法组织,不过她随即在傍晚时分已获得释放。”

内政部指出,“她的女儿,娃斯哈娜维,选择跟母亲在一起,而警方没有盘问她。”

内政部此举被视为是一种修补损害(damage control)的动作,缓和外界抨击警方残暴扣留6岁幼童的动作。

瓦塔妻子不离弃亲友表示抗议

hindraf kajang magistrate 241008 shanti另一边厢,珊蒂(右图)在法庭时,一脸倦容地告诉《当今大马》记者,“我告诉他们(警方),作为抗议,我不会弃我的亲人和朋友而去。我最后在早上7点半左右才离开警局到法庭。”

她指出,警方在昨晚大约9点半完成录口供程序,并且在半夜允许她离开。

另外,珊蒂也确认警方今早通知他,他们将针对她“虐待儿童”进行调查,未来或传召她再录口供。

对于这样的发展,她无奈地表示,“我不知道。这似乎是很可笑的事情。”

10人押往加影推事庭申请延扣

不被释放的10名兴权会支持者,则在今早被警方押往位于布城的加影推事庭,以申请延长扣留两周来进行调查。若警方成功申请延长扣留令,那么他们将会在扣留室度过屠妖节。

hindraf kajang magistrate 241008 amer hamzah不过,推事诺丁娜纳扎里(Nurdiana Mohd Nazari)今天下午两点半宣布,仅批准警方延长扣留这10人3天,直至即将来临的星期日。这个判决意味10人将能够在下周一与家人团聚庆祝屠妖节。

在庭上,这10名被扣留人由一组6人的律师团代表,而来自律师公会的阿默汉沙(Amer Hamzah Arshad,左图)是律师团的领军。

这些兴权会支持者是在社团法令第48条文下被调查,并被指参与非法组织。

“呈信首相,何关非法组织?”

n surendran他们的律师苏仁德兰(N Surendran,右图)也质疑警方对其当事人的指控,“这些人不过想给首相提呈信函,这跟非法组织有什么关系呢?”

他补充说,这是10名人士没有逃亡之虞,因为他们都有永久的居住地址,因此法庭应该让他们获得保释外出。

“屠妖节将至,因此申请延扣的做法都是对他们的一种惩罚。”

律师事前不被允许会见当事人

另外,苏仁德兰也指出,辩护律师团在聆审之前未被允许会见当事人,以拖延了今天的致延扣申请程序。

“警方昨晚不让律师会见我们的当事人,法庭不得不休庭,好让我们能够(从10位当事人)获得指示。”

推事下令禁止媒体进法庭报导

hindraf kajang magistrate 241008 light strike guard entrance基于兴权会支持者声势浩大以及案件备受瞩目,警方今早在布城法庭外提高警戒,分别出动了1辆水炮车以及6辆镇暴队卡车驻守。当时,大约50名支持者家属已经聚集在法庭周围。

令人惊讶的是,法庭推事竟然签署命令,禁止媒体进入法庭报道,只允许律师及家属入内听审。

manogaran此外,另一名律师团成员马诺卡兰(M Manogaran,左图)批评警方要求律师在进入法庭建筑时需要进行登记手续的做法。

同样是安顺国会议员的他表示,“这是一场灾难。作为法庭的成员之一,我有法定的义务进入法庭……我们将向律师公会提出这项课题。这种做法侵害了法定义务。”

患糖尿病女性扣留人当庭晕倒


hindraf kajang magistrate 241008 lourdes mary fainted在听审的过程中,一名女性扣留者罗德斯玛丽(Lourdes Mary,左图)在向推事解释扣留室的情况时突然晕倒。

律师苏仁德兰透露她是一名糖尿病患者,自昨日遭扣留后因未能获得胰岛素,大腿已经肿了两倍。

他对法庭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感到不满,“我从来没在法庭见过这种的视而不见的情况。

 

支持者径自送晕倒病患到医院

罗德斯玛丽晕倒后,被扣留人的众朋友和支持者要求庭警召来救护车。在久等未见之后,他们将罗德斯玛丽七手八脚地抬上一辆私人汽车,径自她送往布城医院。

眼见罗德斯玛丽被抬走,庭警原初还企图加以阻止,坚持要等待救护车到来。不过,在众人的压力下,一名庭警终于决定跟随坐上同样的汽车,监送罗德斯玛丽到医院。

另外,一起被提控的大马警察监督组织(Police Watch Malaysia)协调员哲雅达斯(S Jayathas)也同样因为健康问题被送往布城医院。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121 位访客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