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爱砂拉越
阿都哈金上任2年出国公干11次 打印 E-mail
2008-10-22
李伟伦 (Malaysiakini)

federal territory round table retrieat 170408 tan kok wai政府官员再涉滥用公款出国考察丑闻!民主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右图)今日揭露,吉隆坡市长阿都哈金自2006年12月上任迄今,共出国“公干”11次,耗费了公款近150万令吉,或相等于陈国伟3年的选区拨款款额。

陈国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发布他从联邦直辖区部获得的一份书面答复。该份答复列出了阿都哈金上任后,在近21个月的任期内,参与的所有海外公务团详情。

陈国伟表示,他本来准备下议院内提出这道问题,但后来被国会办公室通知,该问题已从第15题问题的排序,挪后至第26题,以致他无法在议院内针对此事辩论。

英德5天公务团耗39万

hakim borhan dbkl根据该份答复声明,阿都哈金(左图)曾率领官员出国公干11次,共耗路费132万9197令吉与13万3490令吉的津贴,总额为146万2687令吉。

声明说,市长的海外公干地点包括日本的东京、澳洲的珀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杜拜、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英国的伦敦、韩国、菲律宾的马尼拉、中国的上海与北京、泰国的曼谷、德国与加拿大等地。

在11次海外行程中,耗费最多的公务团是今年5月29日至6月8日的加拿大、英国和德国的5天行程,花费39万188令吉50仙。

陈国伟指出,这项加、英、德公务团,也是最为人诟病和投诉的行程,“很多人都怀疑市长和官员带着朋党随行”。

怀疑到土耳其只为肚皮舞

他说,虽然市长声明出国都是公干考察,惟据他所了解,公务团在国外的工作只是蜻蜓点水,更多的是吃喝玩乐。

他甚至怀疑,阿都哈金在去年7月到土耳其“公干”,主要目的是否为了当地著名的肚皮舞。

他表示,由于阿都哈金在上任后的短短21个月,已出国公干11次,因此被下属和市政局官员在背后戏称为“频密的旅行者”(frequent traveller)。

“历届吉隆坡市长经常出国公干已不是一件新鲜事,但阿都哈金的频繁次数,却是有史以来之最。”

再揭荒谬理由请假翘班

陈国伟也揭露,阿都哈金与随行的官员经常在出发前后,以一些荒谬的理由请假,其实主要是偷懒翘班。

他有点气愤地说:“这班家伙都很懒,在出国前2天拿假,说要收拾行李。回国后又说头晕要休息,往往再请假1个礼拜。”

他批评市政府耗费巨资出国,整150万令吉的团费已相等其3年的选区拨款。

形容阿都哈金“生人勿近”

此外,陈国伟也炮轰阿都哈金自上任后,腰斩了历届市长维持每个月会见公众1次的活动,导致市民面对投诉无门的窘境。

他形容阿都哈金就如同“生人勿近”,既不愿会见公众,平时也面无表情,鲜少与市政局官员开会议事。

他说,吉隆坡市政局的2008年财政预算案高达21亿令吉,甚至比被称为“先进州”的雪兰莪州14亿令吉预算案拨款更多,但老问题依然一箩箩,30年来毫无改进。

马青炮轰阿罗街突易名

另一方面,市政局日前把著名美食天堂阿罗街(Jalan Alor)改名为克佐拉路(Jalan Kejora)一事,今天也在国会发酵。

wee ka siong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左图)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炮轰市政局此举毫无建设,反而让外国游客摸不着头脑。

他指出,既然外国游客和国际的旅游网站,都早已熟悉阿罗街的名字,市政局如今硬要易名,无疑缺乏理由与建设性。

家祥:一人得益万人愁

他说,在目前全球出现金融危机之际,市政局更改阿罗街路名,且耗资更换路牌,肯定不符经济效益。

“除了负责更换路牌的承包商外,这件事对谁都没有好处,可说是一人得益万人愁。”

魏家祥说,他已指示联邦直辖区马青分团,向吉隆坡市长阿都哈金提呈一份备忘录,以反映马青的反对立场。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调查

你会赞成大马政府重新用国语教科学与数学吗?

  
谁在线
现在有 15 位访客 在线